关注每日热点新闻

常山万寿寺:杭州灵隐寺的祖宗寺

历史2019-05-31 13:24:56互联网未知

东方雨

常山县何家乡黄冈山万寿寺,是浙江海拔最高的寺庙,自古高僧辈出,被称为“杭州灵隐寺的祖宗寺”,这背后,是一段跨越千年的因缘际会。

5月27日,第八届灵隐佛教文化论坛——纪念永明延寿大师诞辰1115周年及桂琛禅师诞辰1152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杭州灵隐寺举行。学者和佛教界人士齐聚一堂,挖掘和整理江南佛教文化的脉络。

永明延寿大师是杭州灵隐寺宋朝第一代住持,桂琛禅师则是永明延寿大师的大师祖(《佛学大词典》称师父的师父为师祖,师祖的师父为大师祖)。两位高僧对中国禅宗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而桂琛禅师的师父正是唐朝末年江南名刹常山万寿寺的住持无相禅师,人称“紫衣僧”。

中国佛教史上,曾出现过两位著名的无相禅师,其中之一是新罗国第三太子(684-762年),盛唐时高僧,俗姓金,拜禅宗五祖弘忍的再传弟子处寂为师,开创了四川净众宗一派,为中韩佛教文化交流做出了积极贡献。另一位无相禅师(约800-890年?)就是唐朝末年江南名刹常山万寿寺住持,也是当时江南佛教界的领袖人物,更是著名高僧罗汉桂琛禅师、贯休禅师的师父。

能禅善讲的“紫衣僧”

万寿寺无相禅师是闻名遐迩的佛教律宗大师,他高深的佛法和修为,也深受当世人们的敬重和赞誉。无相在后世中名气与成就均最杰出的弟子罗汉桂琛禅师,曾用“解虎”二字来称誉乃师。“解虎”之称,应该是喻无相禅师的佛法高深,能以佛法之无上智慧使恶斗的老虎被感化,这与佛祖割肉喂鹰、舍身饲虎应该是一个道理。

无相禅师曾云游长安讲佛传经,受过皇帝紫服之赐,因此当时人人皆知“江南有一位能禅善讲的紫衣僧”。能得到“御赐紫衣”,是历代宗教界人士的无上荣誉,也是统治者笼络宗教界人士的有效手段。唐朝会昌年间,唐武宗李炎笃信道教、深恶佛教,他设斋请僧人、道士讲法,只赐给道士紫衣,并下令僧人不得穿着。后来唐武宗更是发起了废佛运动,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会昌法难”。唐武在发动“会昌法难”第二年(846)驾崩了,他的儿子唐宣宗又下令复兴佛教,重新开始给高僧大德以“紫服之赐”。

晚唐著名诗人章孝标(791-873年),乃桐庐常乐乡章邑里(今横村镇)人,与无相禅师亦常往来,曾写下《送无相禅师入关》一诗记载了无相到长安接受御赐紫衣的经过:

九衢车马尘,

不染了空人。

暂舍中峰雪,

应看内殿春。

斋心无外事,

定力见前身。

圣主方崇教,

深宜谒紫宸。

这首诗充分证明了无相禅师获赐紫衣的可信度,也反映了无相禅师在当时佛教界的崇高声誉与地位。

据《佛学研究网·贯休禅师生平的探讨》记载,“唐大中五年(851),无相禅师于此顷受紫衣”。也就是说,无相禅师到京城长安受皇帝紫服之赐,时间应当在公元851年。

光绪版《常山县志》卷18《建置志·寺观》记载:“永年寺在县北三十里。唐大中十年(856)建,宣宗赐额曰容车”,永年寺即万寿寺的前身,据此可以推断,无相禅师就是常山万寿寺的开山鼻祖,唐宣宗不仅赐无相禅师以紫衣,而且在时隔五年后还将万寿寺赐名为“容车寺”,这在当世的江南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可以想见,当时万寿寺与无相禅师在佛教界的崇高地位。

广结善缘喜交社会名流

无相禅师佛法堪“解虎”,又获御赐紫衣,许多当世社会名流纷纷慕名而来,聆其教诲,追随修行,参禅学法。其中最著名的当属一代诗僧贯休和尚(832-912年),他是婺州(今金华市)兰溪人,距常山不远,对万寿寺无相禅师的大名倾慕已久,在少年时期便追随无相大师隐居修行。

同时代的另一位愤世嫉俗的诗人罗隐(833-909年),他是新城(今浙江富阳市新登镇)人,曾应科举考试十余次不第,史称“十上不第”。在对现实无奈和失望之余,罗隐也经常到万寿寺听无相禅师讲经,借助参禅礼佛发泄郁闷之情,罗隐55岁(887年)时回归家乡依吴越王钱镠,历任钱塘令、司勋郎中、给事中等职。他在任钱塘令时作了一首《赠无相禅师》:

人人尽道事空王,

心里忙于市井忙。

惟有马当山上客,

死门生路两相忘。

赞颂了无相禅师大彻大悟了佛法的真谛,真正将生路与死门“两相忘”的高深境界。不难看出,罗隐属恃才傲物之人,但对无相禅师却是发自内心地推崇。

发现并培养了罗汉桂琛禅师

无相禅师弟子无数,但最著名者当属罗汉桂琛禅师(867-928年)。桂琛,俗姓李氏,常山人。小的时候,桂琛就已经初显出其与众不同——笃求能够远离俗世,甚至如出家人一般,不吃酒肉,每日只吃一餐素食,调心养气,为乡亲们所敬佩。桂琛的卓越秉赋也引起了常山佛教界的强烈关注。作为当地最大寺庙万寿寺的住持无相禅师闻之也亲去探视,桂琛“见万寿寺无相律师,即前作礼”,无相大师惊异之余,心颇喜之,抚摸着他的脑袋说:你愿意跟着我出家修行吗?桂琛高兴地答应了,父母也知道天意如此,因此也没有反对儿子的决定(《禅师僧宝传》载:“见万寿寺无相律师,即前作礼。无相拊其首曰:若从我乎。乃欣然依随之,父母不逆也”)。《景德传灯录》载,“既冠辞亲,事本府万岁寺无相大师。披削登戒,学毗尼。”可见,桂琛二十岁(约886年)剃发受戒,成为无相大师的亲传弟子。

但遗憾的是,深具慧根的桂琛对律宗佛法并没有浓厚的兴趣,律宗讲究“戒律修行”,桂琛追求的是“悟道解脱”。在一次集中专诵戒律经文的活动后,桂琛大胆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说:“持犯但律身而已,非真解脱也。依文作解,岂发圣乎?”(见《景德传灯录》),意思是拘泥于戒律不过是束缚住身体罢了,并不是真正的悟道解脱;依照文本而领会经义,哪能阐发圣明之道?在众多僧人的愕然之中,桂琛微笑着向无相大师行礼辞行,无相虽感意外,却也不强留,桂琛就此走上了寻访佛教南宗的道路(《禅林僧宝传》记载:众愕然,琛顾笑,为无相作礼辞去,无相不强。于是访南宗),后来成为南派禅宗的一代宗师,在佛教界产生了重要影响,被世人尊以“地藏罗汉桂琛”之号。为纪念无相禅师的弟子罗汉桂琛禅师,宋雍熙改元(984年),将桂琛剃度受戒之寺庙(原名容车寺,为唐宣宗856年所赐)更名为万寿罗汉寺,但后世仍习惯称之为“万寿寺”,一直延用至今。

Copyright @ 2019 看看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12346678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联系QQ: 9490489 邮箱地址:949048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