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每日热点新闻

毛泽东评价飞夺泸定桥:敌人嘛总是敌人,和红军是不能相比的

历史2019-05-31 13:24:53互联网未知

作者:祖国网

1935年5月25日,一方面军在安顺场强渡大渡河后,要用仅有的几只小船将几万红军渡过河去,最快也要一个月的时间。然而国民党的追兵紧追不舍,形势十分严竣。大渡河水流湍急,两岸都是高山峻岭,只有一座铁索桥——泸定桥可以通过。5月26日上午,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人当即作出了夺取泸定桥的指令。

泸定桥的历史照片

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为右路军,由中央纵队及1、3、5、9军团为左路军夹河而上攻取泸定桥。左路军由团长黄开湘、政委杨成武率领的红二师四团为前锋攻击前进。

昼夜兼行120公里山路,赶赴泸定桥

泸定桥,全长近一百零二米,宽两米半,没有桥墩,由十三根铁索构成,两边各有两根铁索,作为桥栏,底下并排九根铁索,覆铺桥板,作为桥面。铁索的两端分别固定在两岸的铁桩上。整个铁索桥悬空于距河面三十多米高的高空,下面是浊浪滔滔的大渡河谷。水声轰鸣,铁索摇晃,人行其上,耳聋心悸。

国民党反动派先派了两个团防守泸定桥,阻拦红军北上,后又调两个旅赶去增援,妄想把我红军消灭在桥头上。我军看穿了敌人的诡计,决心在敌人两个旅的援兵到达之前,抢先夺取泸定桥。

从安顺场到泸定桥,距离一百六十公里。不少路段是盘旋在悬崖峭壁上的羊肠小道,或绝壁上凿出的栈道,下面是数丈深谷,汹涌的大渡河水在谷底奔流,令人目眩。沿途还有国民党军队凭险拦路。

5月28日拂晓,红四团接到红一军命令:军委来电,限左路军于明天夺取泸定桥,你们要用最高的行军速度和坚决机动的手段,去完成这一光荣的任务。

红4团此时距离泸定桥有一百二十公里。也就是说,他们必须在一天一夜之内用两条腿走完一百二十公里,而且是在敌人层层堵击、道路崎岖难行的情况下完成这一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黄开湘、杨成武简单商量后,向全体人员下达命令:坚决在5月29日早晨6时前赶到泸定桥,夺取桥梁,完成为红军开辟通路的任务。

“走完二百四,赶到泸定桥”立即成了红4团全体将士最响亮的口号和最坚定的信念。政治处主任罗华生亲自带政治处的干部,站在路边的土墩上敲着竹片,唱着快板,为大家鼓劲。腿部负伤未愈的杨成武也不再骑马,带头走在行军的行列中。伤痛、疲劳、饥饿都被甩到了一边,官兵心中只有两个字:快走!快走!

在红4团疾进的同时,右纵队红1师也在大渡河对岸前进中。部队出发不久,即在挖角坝与川军第5旅第20团遭遇。川军依托险隘,节节阻击,前卫红2团在政委邓华的指挥下,不顾一切向前冲,经过几个小时的激战,终于打垮敌人。第二天,部队急行军五十余公里,沿途驱散当地民团武装,翻越一座高山,到达德妥,就地宿营。

红4团距泸定桥还有五十五公里时,官兵们一天没有吃饭,战斗行军六十五公里,又饥又累,已经精疲力竭。老天也不作美,倾盆大雨骤然落下,把山路变成了泥水潭。可是,任务不允许官兵们停下休息,嚼生米充饥,喝雨水止渴,在泥水中继续前进。但是,路太滑了,天太黑了,红4团虽全力以赴,行进速度依旧无法提高。

此刻,川军第4旅旅长袁国瑞已率部到达大渡河右岸的龙八铺,他获悉红军正兵分两路夹河而上,即令第38团火速开往泸定桥布防,阻止红军夺桥;令第11团在大渡河左岸的海子山一带阻击红1师,令第10团驻飞越岭东西两侧作为总预备队。川军第38团连夜点着火把行军,向泸定桥开进。

冒险与敌军隔岸前行

红4团与川军第38团两支队伍夹河并进。杨成武看到对岸川军燃起的火把,灵机一动,与黄开湘商量后,决定全团也点火把行军。如果对岸敌人问话,就用这两天被歼灭的川军番号伪装自己。虽然有些冒险,但“事到万难须放胆”,为了确保凌晨赶到泸定桥,也只能冒险了。红4团在路边的老乡家买来竹篱笆做成火把,每人绑一个火把,每班点一支,不许浪费,又令司号员先熟悉缴获的川军的联络号音,并选出几个四川籍的战士与刚捉到的俘虏预备和对岸敌人“对话”。同时,部队实行彻底轻装,所有的牲口、行李、重武器连同团长、政委的乘马一律留下,随后跟进。

一切准备妥当,红4团点起火把,向前挺进,行进速度果然明显加快。走了不一会儿,对岸传过来号音,同时在涛声中隐约传来“啥子部队”的问话。红军司号员按照敌人的号谱予以回答,川籍战士和俘虏也吊起嗓子高声作答。对岸川军认定红4团是“自己人”,不再问话。于是,敌我两支部队“相安无事”地隔河并行,在大渡河两岸出现了两条火龙平行滚动的奇观,火光照亮了夜空,把波涛翻滚的大渡河映得通红。到了深夜12时左右,川军走不动了,熄灭火把宿营。

红4团继续前进。雨越下越大,雨水将道路冲刷得如同浇上了一层油,队伍中不时有人摔倒,官兵们跌跌撞撞,艰难行进。有的战士困得实在不行了,走着走着就睡了过去,直到后边的人推他一把,才惊醒过来,急忙跑步跟上。到了后来,全团干脆解下绑带,连接成一条长索,前后拉着前进。

29日清晨6时许,红4团终于按时到达了泸定桥西岸,并占领了全部沿岸阵地。这一昼夜,红4团边打边行边开路,竟然走完了一百二十公里的山路。英雄的红4团创造了奇迹。

红4团激战泸定桥

当红4团到达时,桥上只剩十三根光滑的铁索。不要说是爬上铁索过河,就是看一眼都头晕目眩。对岸的川军见红4团到达,将机枪在桥头密集摆开,疯狂向红军射击,迫击炮弹也不时地落到了河西岸。他们根本就想象不出红军会有什么办法“飞”过泸定桥,高声喊道:“有种飞过来吧!你们要能飞过来,我们就缴枪啦!”红军官兵被喊得火起,也对喊道:“老子不要你的枪,要你的桥!要了桥,再缴你们的枪!”

红军将士们深知夺取泸定桥的重要性,黄开湘、杨成武到桥头仔细观察对岸情况后,在河边的天主教堂召开营连干部会,决定组成夺桥突击队,在强大火力支援下,攀铁索爬到对岸,打开通道;以一个连携带木板,随突击队后铺设桥板。夺取铁索桥后,两个连立即过河,夺取对岸的敌军桥头工事,占领泸定城。另以两个营组成活力支援队,以稠密的火力封锁河对岸通往桥头的道路,制止敌军增援桥头。同时,以军团配属的教导营部署于打箭炉方向,警戒康定方向的敌军。

组成突击队的任务交给了2连,共选出二十二名勇士作为突击队员,2连连长廖大珠担任突击队长。每人配备一把马刀,一支冲锋枪,十二颗手榴弹。

在泸定桥,红4团一切攻击准备就绪。

5月29日下午4时,红4团以破釜沉舟的无畏气概,发起了夺桥之战。数十名司号员一齐吹响冲锋号,所有武器一齐向对岸开火。刹那间,泸定河谷枪弹如疾风骤雨,喊杀声震天动地。二十二名红军突击队勇士,冲上悬空摇晃不止的铁索,向对岸爬去。紧跟在突击队后面的是连长王友才率领的3连,除携带武器外,每人夹着一块木板,边铺桥边冲锋。

面对攀索而来的红军突击队员,对岸的川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吓得一时竟不知道该做什么,直到红军突击队员爬出一段距离,方开始放枪,轻重机枪射出的子弹打得铁索火星四溅。黄开湘眼睛冒火,喊道:“给我把敌人的机枪压下去!”红4团的特等射手们集中火力,迅速打哑了敌人的火力点。

红军突击队员爬过铁索桥中段,动作越来越熟练,前进速度不断加快,距对岸桥头越来越近。对岸工事中的川军已经被红军突击队员的无畏气概所震慑,被红军的强大火力所压制,完全丧失了抵抗的勇气,纷纷从工事里钻出,掉头逃命。

红军突击队员终于爬过了最后一段铁索,站起身来,准备冲锋。川军营长周桂山见红军冲过桥来,声嘶力竭地向部下喊道:“快点火,快点火!”原来川军怕红军过河攻城,把从桥上抽下的桥板全部堆放在城门前,并浇上煤油,准备一旦“水”挡不住红军,就用“火”继续挡。

西城门烈焰冲天,一片火海。已经冲到桥头的突击队员被这突如其来的大火给搞愣了,停了下来。对岸的杨成武见状,焦急地喊道:“冲过去,莫怕火!廖大珠,快冲啊!”黄开湘和其他人也一起喊道:“同志们,冲过去!敌人垮了!”

廖大珠高喊一声:“跟我冲!”端着枪第一个冲了上去,其他的突击队员也一拥而上,冲入了火海。冲在前面的廖大珠帽子着火了,他把帽子和上衣一甩,光着膀子,左手端枪,右手持刀,冲到了城门旁。守卫城门的川军还没来得及关门,就被迎面冲上来的“火人”消灭。红军突击队趁势冲入城内。

川军第38团团长李全山见红军冲入城内,连忙组织预备队在城内进行反扑。红军突击队员个个如“烈火金刚”,远了用手榴弹炸,近了用枪扫,川军虽然人多,但被冲得七零八落。突击队员弹药用完了,就抡起马刀,与敌人杀作一团。王友才带着3连铺好桥板后冲入了城内,杨成武带着二梯队冲入了城内,黄开湘率领后续部队也迅速过桥投入了巷战。激烈的肉搏战在全城各个角落展开,川军被红军马刀砍得鬼哭狼嚎,四处逃窜。李全山再也顶不住了,带着部下仓皇逃往天全。

胜利的喜悦响彻泸定桥畔

战斗进行了不到两个小时就胜利结束。英雄的红4团再次建立殊勋,勇夺泸定桥,占领泸定城,为红军摆脱险境杀开了一条血路。

晚上10时许,刘伯承、聂荣臻率红1师先头部队进了泸定城。

泸定桥之战的第二天,毛泽东、周恩来等率大队红军到达泸定桥。毛泽东在河西岸沙坝村天主教堂外边大树下,听取了“飞夺泸定桥”的战斗经过情况汇报。他非常自豪地说:“我们的红军真是无坚不摧,所向披靡。有这样的红军战士,我们还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

毛泽东到了泸定桥畔。一位红军战士对毛泽东说:“这样的桥,有我们一个班守着,谁也别想过来。”毛泽东听后,微微一笑,说:“敌人嘛,总是敌人。他们和我们共产党领导的队伍是不能相比的。”

6月2日,红军全部由泸定桥渡过大渡河。

1995年,美国著名历史学家谢伟思被泸定桥之险所震撼,写下了这样的文字:“能够亲临人类历史上如此重要的地方是激动人心的。在五十年前克服种种艰难夺取这座桥梁的伟大红军面前,每个人都会肃然起敬。”

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是红军长征史中最为惊心动魄的一页。红军步步涉险,稍有闪失,就会全军覆没。然而,形势虽险,红军的胜利绝非侥幸,是毛泽东运筹帷幄和红军各部队协同作战的必然结果。

Copyright @ 2019 看看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12346678

网站首页网站地图

联系QQ: 9490489 邮箱地址:9490489@qq.com